来源:广州日报
作者:王朔
图片来源网络

  闲的时候,我喜欢在街边溜达,然后找一个阳光充足视野开阔的街角蹲下,摆一个无视云起云落的淡然表情看人来人往。我以为自己很特别,因此而沾沾自喜,但很快我就发现自己错了,没过几分钟,我身边就蹲了好几个人,虽然他们都没有我帅,但都有一种和我相似的表情,无视云起云落的淡然。都是有境界的人啊!我又不由得感慨了。
  不远处是条繁华的大道,车来车往,临街有一排装修精致的商铺,人进人出,一派浮华景象,而我们这块儿地俨然是闹市中的桃源之地,云淡风轻,傍花随柳。
  突然有人开口了,“你们觉得什么是这世界上最悲催的事?”大家一片默然,那人接着道:“你在对人感叹这诗意的世界时,对方在埋头抠手机;你在抱怨这冷漠的世界时,对方还在抠手机;当你要告别这个世界时,对方仍然在抠手机。”大家一片黯然,有的开始点头了,还有的已经把手机掏出来了。
  一个人接道:“不对!我觉得世界上最悲催的事是我对你说我爱你的时候,你在抠手机;我说我恨你的时候,你还在抠手机;我说我要离开你的时候,你头都不抬地说了声‘帮我交点话费,流量快用完了’。”另一个人说:“我觉得世界上最悲催的事是他们说房价会降我信了,更悲催的是房价真的降了我还是买不起。”
  又一个人说:“我觉得世界上最悲催的事不是我爱你你却不知道,而是你知道我爱你却不知道我真的很爱你。”
  另一个人说:“我觉得世界上最悲催的事是在不知道爱的时候爱上了一个不该爱的人,却在知道什么是爱后找不到一个可以爱的人。”
  又一个人说:“我觉得世界上最悲催的事是做着不喜欢的事陪着不喜欢的人过着别人喜欢的生活。”
  说着说着,大家都哭了,泪流满面。
  最后,我觉得自己有必要说点话了,我强忍着泪水站了起来,叹道:“兄弟们,对于我们这世界上最悲催的事是能给钱的好心人越来越少了,更悲催的是空气越来越脏了,看把你们都熏得眼泪流个不停,讨的几个钱还不够买口罩的,都散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