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 / 慢书房
作者 / 毕淑敏
原标题 / 世上有一种人,最需要提防
  
  伪坦率,最需提防。
  他把许多恶毒的计策,摊到桌面上来。他把你对他的疑点,抢先说破,使你自觉心地龌龊,对不起他。他把事件的最坏可能预告,反倒让你觉得万无一失......
  人们常常有一种善良的错觉,以为只有隐瞒才是欺骗。殊不知最高明的骗术,正是在光天化日之下进行的。
  伪坦率是一种更高水准的虚伪,它利用的是一种人们对坦率的信任。
  
  坦率其实不说明更多的问题,它只是把双方的意见公开出来,本身不等同真诚。
  人生有无数的岔道,在分歧的路口,多半摆着诱惑。我们常常被物质的光怪陆离耀花了眼睛。需要在漆黑的静夜想一想,想想我们与生俱来的理想,想想我们将要迈步的台阶,距我们最终的目标是近还是远?
  眼睛当然是有用的。
  但有时闭上眼睛的时候,我们才能更好地倾听心灵的回答。
  
  不负责任的表扬往往比批评还令人难堪。
  因为他并没有注意到你的真正长处,仅仅是借此显示个人的风度。当他对你最有好感的时候,都这样疏忽大意,可见你在他心中的位置。
  不实的批评,你还有权愤恨。对于不实的表扬,你只有悲哀。我对赞同我的人,感悟的是他的善意。我对反对我的人,考察的是他的智慧。
  如果在赞同者那里看到的是逢迎,在反对者那里感觉的是愚昧,那么这两种人的意见我都不屑再听。任凭人们议论我的孤僻和不逊,自己并不在意。
  有些人无时无刻在显示他们的重要。
  高声说话,目光威严地扫射,很喧哗的笑声,不合时宜的服装和故意迟到,甚至不断地在报刊制造耸人听闻的噱头……
  我总在这些做作的举动之中,发现一种属于恫吓的虚弱和勉力为之的疲倦。
  生命是为自己而存在。它是一种朴素而自然的事情,不是在众人之前的杂耍。
  
  拒绝是没有错的,错误的是我们在拒绝前作出的判断。
  我们不要害怕拒绝,我们只需要更周密的决断。比起赞同来,我更欣赏拒绝。拒绝是一种删繁就简,拒绝是一种举重若轻。拒绝是一种大智若愚,拒绝是一种水落石出。
  当利益像万花筒一般使你眼花缭乱之时,你会在混沌之中模糊了视线。尝试一下拒绝吧……拒绝犹如断臂,带有旧情不再的痛楚。拒绝犹如狂飚突进,孕育天马行空的独行。拒绝有时是一首挽歌,回荡袅袅的哀伤。
  在北京的名人故居有鲁迅、郭沫若、老舍、宋庆龄……一位经商的朋友愤愤地说,为什么没有大商人的故居呢?
  我想,除了从商这一行的规则,难以令所有的人心悦诚服以外,人们对于他们的故居可看到什么,大概表示乏味。也许可以看到文化,但何必看支流呢?既然源头存在。
  所有的商品和文字相比,都是速朽的。
  对于现世,人们注重物质。对于久远,人们更注重精神。
  一个人最少需要一种非功利的爱好。比如爱钓鱼,并不是为了解馋。爱书法,并不是为了卖钱。爱跑步,并不是要创世界记录。爱跳舞,并不是为了上台表演......
  它不仅仅是富裕的精力有所附丽,主要是精神有了种舒展自如的安置和发挥,感受到人生的美好真谛。
  一个人的魅力,往往在他退休后看得更清楚。属于职务的光环被岁月褪去,属于个人的精神光芒焕发出来。这个过程对有的人是苦闷,对有的人是新生。
  
  我渴望衰老,因为生命的苦难。
  我知道我生存一天,就要不懈地努力一天。取消所有责任的正当途径只有一条,这就是死亡。衰老靠近死亡,所以我无所畏惧。
  钻石是我们这个星球上最坚硬的物质。那么钻石是靠什么物质来切割打磨它的呢?答案——靠另一颗钻石。钻石自己敲打自己,是为了完美。人类也需要他人不断地敲打。
  期望能给人勇气也易引起沮丧,关键在于期望的“值”。期望既不应太少也不能太多,但适中的量很难掌握。
  两者比较,若是对自己,我以为还是期望得多一些为好,失败了虽易颓唐,但有时也会激起意料不到的勇气。若是对他人,期望值还是少一些为好,比较少失望和伤害。
  “怕”好像历来是个贬义词。怕什么?别怕!天不要怕,地不要怕......好像不怕才是人生的大境界。其实人的一生总要怕点什么,这就是中国古代说的“相克”。金木水火土,都有所怕的东西。要是不相克,也就没有了相生,宇宙不就乱了套?
  惊奇是一种天然,而不是制造出来的。它是真情实感的火花。一块滚圆的鹅卵石,便不再会惊讶江河的波浪。惊奇蕴涵着奋进的活力。
  世界上有些事情,记住,永不要说。你不说,就没有任何人知道。你不知道我不知道,我们永远都不需要知道。
  不要把错误想得那么分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