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京博国学
来源:京博国学 ID:jingboguoxue
  
  1.
  思维方式决定行为,行为决定习惯,习惯决定性格,性格决定命运。
  一个人的思维方式,是基于他对客观事物的见识、理解与认知,并蕴含在为人处世、工作生活和待人接物的各项活动之中。
  人生不是取决于“命运”和“过去”的创伤,而是自己的思维方式。
  庄子启示我们,冲破日常思维的限定,就会拥有不一样的人生。
  庄子讲过很好的一个寓言:“夫藏舟于壑,藏山于泽,谓之固矣。然而夜半有力者负之而走,昧者不知也。”
  把船藏在山谷里面,把山藏在海洋里面,自以为很牢固了,谁知却有一个人力气很大,半夜三更不知不觉地把山和海洋都背走了。
  每个人对生命中的一切,往往都想把握得很牢,其实永远都把握不完的。
  人类喜欢收藏,喜欢占有,可是藏得住吗?纵然能藏得一时,到头来还是要归于自然。即便自身这个皮囊,也是藏不了,何况身外之物!
  唯有不想占有万物,万物才能为我所有;唯有把个体的生命托于自然,才真正能跳脱生死的锁链!
  庄子的“道”,就是尊重自然、回归自然,尊重万物众生平等。在与自然和谐相处中,才能其乐融融,感觉天人合一的和谐。
  2.
  庄子说:“唯至人乃能游于世不避,顺人而不失己。”
  我们在人群中生活,该如何与人相处?庄子的建议是先做到“外化”,再修练“内不化”。
  外化就是外在的言行与别人差不多,既不标新立异,也不愤世嫉俗。
  庄子举了一个例子说,有一种鸟名为“意怠”,飞行时不领先也不落后,饮食时不先吃也不后吃,安全地处在中间位置。
  更重要的是内不化,内心不动安如山,既然一切都在“道”里面,又何必随着外在的成败得失而陷于喜怒哀乐的情绪困扰?
  庄子对生死,对无可奈何之事,是先了解再接受,继之以顺从与淡定,然后全盘超越,享受生命当下的美好。
  人生的种种,无论悲喜顺逆,最后难免都是“船过水无痕”。这时可以放旷慧眼、穿透表象,直观“道”之本体,见出一切变化都是“道”的姿态,最后以“达观”心态,将人生的烦恼与痛苦一一点化,成为连绵无尽的美好风光。
  
  3.
  其实,我们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双隐形的翅膀,只不过,它被现实捆住,飞不起来了。
  庄子说:“乘物以游心。”
  庄子的“游心”即是“神游”,是在精神世界中进行无限的漫游和逍遥,是不受外物约束的,在精神世界中达到的一种“随心所欲”的境界。
  从客观外在世界来说,人受到的限制无所不在,人被各种命运所左右和控制,或来自社会,或来自自然,或来自人自身,可以说“人无往不在枷锁之中”。
  因此,人要在客观世界中摆脱来自各方面对自身行动和行为的限制,是肯定不可能的。但是,在精神世界中却可以达到对一切限制的克服和解脱,可以从容游戏,可以无拘无束。
  这种“游心”不是“胡思乱想”“逃避现实”,更不是“精神胜利法”,而是让自我真正回到精神的家园,诗意地栖居在大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