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中华读书报
作者:陈宪

《经济学》(微观部分、宏观部分),[美]达龙·阿西莫格鲁等著,卢远瞩等译,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6年1月第一版,104.00元

  自从上个世纪90年代,在当时供职的学院力主使用曼昆的《经济学原理》后,我就养成一个习惯,但凡有新的大家所著的经济学普及版(初级)教科书,我都会买来细细品读,譬如,斯蒂格利茨的《经济学》、克鲁格曼的《经济学原理》等。去年,当我看到阿西莫格鲁等三位教授的《经济学(微观部分、宏观部分)》时,当即被第22章“为什么并非整个世界都已经发达起来”所吸引。这是一个经济学越来越不能回避的问题。现今世界大约200个国家,公认的发达国家不到20个。换句话说,市场经济在小部分国家成功了,在大部分国家没有成功。因此,对于发达和不发达、成功和不成功原因的研究,成为学者们孜孜以求的课题。结合阿西莫格鲁此前的著作《国家为什么会失败》,我写了一篇文章《市场经济在什么条件下才能成功》(《东方早报》,2016.12.13)。今年暑假,我在备课时,再次捧读这部教科书,颇多思考。
  经过200多年的发展,经济学已形成大致稳定的体系,以及与这个体系相适应的内容。在普及版教材亦是如此。不过,不同于中级、高级微观和宏观经济学,普及版是问题导向的。这一点,曼昆在他的教科书中就已经开宗明义了。综观这些大家的教科书,问题导向基本是两种情形。第一种,以问题的形式导出原理、概念或方法,这是最常见的做法。例如,在阿西莫格鲁等三位教授的教科书开篇,为了说明资源的稀缺性和经济学是关于选择的科学,作者提出的第一个问题就是:Facebook是免费的吗?这是一个既有时代感,又夺人眼球的问题。对使用者看似免费的Facebook,其实是不免费的。因为人们的时间是一种稀缺资源,尤其在所谓高端人群中,时间的稀缺性是很高的,也就是说,他们的时间的机会成本是很高的。第二种,直接用一个章节,提出能够涵盖若干经济学或其他相关学科理论,并具有重大现实意义的综合性问题。这是阿西莫格鲁等这本教科书的一大亮点。在微观部分的“社会经济学”一章,在宏观部分的“为什么并非整个世界都已经发达起来”一章,就是这种情形的问题导向。这些章节不属于稳定体系的内容,而是当下最值得关注且作者最有心得的研究。一部教科书的特色和水平,往往最能从这些章节看出来。
  阿西莫格鲁等在“为什么并非整个世界都已经发达起来”一章中首先将发达的原因分为直接原因和根本原因。直接原因是基于总量生产函数提出来的,包括三个方面:实物资本,人力资本和技术。“然而,仅仅基于这些原因的解释立即引出了这么一个问题:为什么一些国家与另一些国家相比积累了更多的实物资本,进行了更多的人力资本投资,开发和采用了更好的技术?毕竟,如果投资于实物资本和人力资本以及采用先进技术就能大量增加GDP,那么,世界上的所有国家不都想这么做吗?为什么并非整个世界都像美国或西欧国家那样发达呢?”由此,他们意识到,这三个方面的差别即不同的投入水平,只是经济发达程度差异的直接原因,因为它们没有对这些投入水平为什么高或为什么低,做出解释。因果关系总是复杂的。阿西莫格鲁等做了更深入的挖掘。“为了理解所观察到的现象背后的真实原因,我们有时需看看表面下隐藏着什么。”这些真实原因被他们称为发达或成功的根本原因。根据前人和他们的研究,根本原因归为三个假说:地理、文化和制度假说。地理假说已被否定;文化假说受到怀疑;制度假说得到肯定。这里,制度又被分为掠夺性制度和包容性制度,得到肯定的当然是包容性制度。尽管已有专家质疑包容性制度假说,但是,提出国家为什么发达这样的宏大问题,并给出一家之言的深刻见解,是应该受到赞赏的。
  还值得书一笔的是,在这本教科书中,实验经济学的方法得到了反映和运用。这似乎意味着代表经济学发展动态的行为经济学,已经或正在进入主流经济学的框架。这是具有特殊意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