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八桂书香   注册 | 登录

常帅:传统出版社如何突破困境,实现增长

2018/2/14 15:10:55   作者:常帅 编辑邦   192次浏览

接力出版社数字出版部常帅主任在互联网大会上传统出版社如何突破困境,实现增长做出了自己独到的见解。


今天我讲四个部分:内容、困境、突破和融合。因为每家出版单位他的内容资源是不一样的,所以针对接力出版社自己的资源,我尝试从内容和困境去做下分析,尝试进行突破和融合,最终实现增长。

1

内容

2017年,我接管数字出版部,然后对内容分析之后,发现大部分内容都是儿童读物, 85%以上的全都是儿童读的内容,但是这些儿童读物又不是教辅教材类的东西,全都是图画书,还有儿童文学类的,基本上60%以上都是童话书为主,比如《蓝精灵》、《巴巴爸爸》、《鼹鼠的故事》,这都是陪伴75后到90前这一代人经典的记忆。

但是这些IP也面临一个问题,就是他的IP生长期是有一定期限的,这些经典的IP已经慢慢在走下坡路了。当看到这些内容的时候,我就在想到底该怎么做。面对现在的电子书市场来说,这种图文的东西是不好展现的,尤其是在亚马逊听读平台上,但亚马逊听读平台又是电子书业务的出口。

2

困境

到底儿童业务面临什么样的困境,我对To B的市场跟To C市场做了分析。第一,家长出于保护儿童眼睛的目的,让儿童远离电子产品。也就是说很难突破家长心理,所以这对于用户来说是最大的一个障碍。第二,kindle等主流电子阅读设备对色彩还原的要求是低级的,Kindle主要面对是18岁以上的用户,它只注重纸书的感觉,它不会注重色彩化,而且现在技术也突破不了。第三,纸媒的互动,因为儿童书有好多立体书,还有好多跟纸去做互动的,做剪纸这些手工的东西,但是电子书完完全全体现不了这种互动的感觉,只能采用电子书技术去完善它。毕竟大家习惯这么多年,一时改变是不可能的。这是市场端的一些困境。

我又分析了版权问题。因为出版社相当于一个内容输出方,自己是有版权的,比如作者和一些大的IP,现在的《超级飞侠》是完整的产品链,版权方只是把图书业务给了出版社,不会把影视、动画、玩具等等其他权利一块授权给你,因为只有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版权方不会冒一定的风险去把他的影视或者动漫授权给你,因为他们是有风险的。

比如接力出版社的《大头儿子小头爸爸》,郑春华老师还写了一本《大头儿子跟小头爸爸》姊妹篇叫《小饼干和围裙妈妈》我们把他的全IP版权拿回来想自己做。但是发现我们各处找资源、找央视,发现我们没有太大能力把这个事情完成,因为我们不是真正的制作动画单位,不专业,如果我们授权出去他们做,做了也不放心,我们自己也不放心,所以这个版权慢慢搁置了三年。

接下来是引进版权问题。

1、大家都知道引进版现在经过好多版代机构还有外方的出版社,才会到我们中国,也就造成了跟作者沟通不畅。我们有一个好的想法想去实现它,首先得经过作者的授权和同意。

2、其实外方的版权意识特别强,一种内容多种形式授权费用其实挺高的。举一个例子,比如说有声,现在他们基本上把有声分为演绎权,就是按照文字慢慢读下来的版权。还有种叫有声改编权,对内容进行二次加工,以及增加口语化的东西,放到各个平台去销售去卖,这又是一种版权。还有一种叫动画片的再使用权,就是你如果想对这个音频做一些尝试知识付费的东西,你要面临的这些版权费用是很高的。引进版权其实不太好改编。也就是说知识付费市场或者有声市场,基本上70%左右的东西都是自己原创,就是国内作者的原创。

3、原创内容比如说IP,大家都知道《超级飞侠》的IP是一个强IP,它其实成了自己体系,你只要在他的IP链上占有一足之地,就可以把利润盈利回来,但是如果你要培养一个IP,投入是很高的,而且你不知道中国市场是否接受。所以对于原创内容,也有一定困境,就是在IP内容开发上,出版社只能是做一个强IP的这些图书的授权。

3

突破

第三部分突破束缚,因为2016年是知识付费的元年,所以有好多知识付费的钱投入进来。但是2016年是从成年人读物的市场爆发的,2016年下半年儿童市场才有所增长。我们根据社里内容资源做一些调整和优化。第一,儿童类有声付费内容,就是打造优质的有声演绎和有声改编及知识付费作品。有声演绎就是从国外的版权方牵回那些演绎权的东西来,我们照着原文去读,这是外方可以接受,中国市场也接受。第二个有声改编权及知识付费。因为大家知道知识付费这块市场已经基本上成熟了,而且儿童类需求也是挺多的。第二大块就是我们对有声版权结构化优化。第一个我们只是尝试做原创,也就是国内这些知识付费课程,国外的东西拿过来做一些有声演绎。第三我们会探索一些其他的方式,比如互动电子书、AR,还有短视频跟AR的一个结合。

4

融合

第四部分就是融合新媒,我们要尝试在新媒体方面去做一些突破,因为现在儿童出版社像体制结构下面,还是以传统的报刊媒体为主去做一些运营。所以大家虽然都开了微信公众号、订阅号这些,但是活跃程度是不高的。在这方面小中信其实是做在前头的,像小中信在喜马拉雅平台上,各个平台上都有自己的一个账号。他们也是以用户为基础,去做一些内容的分发,然后跟用户做互动,保持良好的用户粘性,他们就可以把自己有声的产品内容卖出去。从有声的产品再带动纸书图书的销量。

1
二维码

因为二维码现在是最廉价地与互联网互通的方式。因为纸质书确实面临一个困境,就是无法建立纸质书跟互联网的一个连接推导,其实二维码这个技术已经出来好多年了,但是在图书上的应用大家只是把它印在封底,然后跟官方微博、官方订阅号这些东西,大家没有真正好好利用到自己的这个平台,我觉得二维码订阅号这方面,如果跟作者积极的互动是很有市场可为。

2
转变编辑的思路

就是转变编辑的思路,就是数字出版部从建立之初,就是一个内容的销售方,我们对内容不进行加工,也不进行编辑,所有的编辑的改编权还是在各个编辑部。要转变编辑的思维只能靠看的见的利益你才能让他们改变思维。第二纸质图书就是平面的广告,就是数字内容的宣传窗口。大家利用纸质图书的封面与内容,咱们数字内容就一定有自己的窗口,就可以做出效果来。

3
新媒体宣传

新媒体战场才是宣传的主战场。就是大家一定要在新媒体市场上多发声,要尽量做到各个平台,但是也要有针对性的去做,要有成效。

4
天鹅阅读网

接力出版社的天鹅阅读网,出版社其实很少有C端的资源,就是用户数据,这是最薄弱欠缺的一个环节。我们当时想用这个网站去获得用户的数据,然后有一些用户的需求,知道我们能做什么书,然后什么书卖的还不错,所以做了这个平台。

现在天鹅阅读网分成三个部分,第一是天鹅阅读网,天鹅阅读网得到文产基金支持,我们现在由一个独立的部门在运维,在出版社里做互联网的东西,必须得有一定的独立性,如果你没有一个对人员的掌控,对资金没有一个独立运作你是创作不出来。天鹅阅读网想创建一个童书出版的多媒体融合实验平台。现在基本上是线上跟线下一块去推,线上我们也会开展一些活动,线下主要是进校园去配合做一些项目,我想两端联动。第二,纸质图书链接移动网络,也就是说你要用好你图书上的展示空间,就是用广告思维去做,让用户从你的图书上引入到你的网络里来。第三,是要做一个基于年轻用户的小众垂直社区,因为儿童是一个细分市场,你只要把握住用户的需求。比如说我知道你的孩子是多大年龄,但是过了三年呢?他又是一个阶层,你可以有更好的图书推荐给他。

最后,总结一下,我们应该去做一些真正可以有成效、有收益的项目,让出版社的编辑去改变思维,在他们创作图书的时候,把互联网思维跟新媒体思维一块融入到内容进去,只有这样才可以带动编辑出更多的内容。只有编辑出了更多的内容,我们数字出版才可以做更强。所以就是我们必须拿一些优质资源去做一些突破,编辑看到收益了,然后可以改变整个出版社的思维。

现在接力出版社已经看到成效了,所以好多编辑都是跟我们积极做配合,去做内容的改编。像其他的儿童文学,还有其他非教材类的东西,各个编辑部也是积极跟我们合作一些课程。因为现在课程类的东西在各个有声平台上还是比较火热的,而且儿童类的缺口比较大,所以我们要学会去做编辑思维的转换,拓展展现的形式,做好融合发展,就是少儿数字内容的突破口之一,就是对那些那些经典内容实现再造。


分享到: 复制 更多

畅销书排行榜

广西书网 | 当当网 | 博库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