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八桂书香   注册 | 登录

传统出版转型的10种选择

2018/2/14 15:16:55   作者:赵强 编辑邦   66次浏览

中国出版业年出书近50万种,已经进入了产能过剩的时代。虽然全国的大型图书大厦每年节假日都捷报频传,但连续多年的阅读率走低、对一般阅读需求大幅度下滑,出版社面临库存危机、现金流周转困难、三角债十分严重、出版人才流失严重储备不足等等问题,使得出版界雪上加霜。

不管我们的主观愿望有多么地好,如今的中国出版业已进入到了产能相对过剩的一个时代。这从年出书近50万种的巨大品种量就可一见端倪,我国早已进入世界第一出版大国之列。此外,虽然全国的几十家大型图书大厦每年的节假日都捷报频传,销售额再创新高。然而,就大多数国民来讲,连续多年的阅读率走低、对一般阅读需求大幅度下滑,出版社面临库存危机、现金流周转困难、三角债十分严重、出版人才流失严重储备不足等等问题,使得出版界雪上加霜。从全国出版业看,图书整体库存已经远远大于图书年销售收入。在整个业内加速融合转型升级之际,有必要对出版行业的未来做一些梳理的工作。在此笔者不揣浅陋,就转型期的出版业应有的出路进行一些设计,期望引起同仁的批评。

1

在专精特上下苦功

目前国内的584家出版社(除了少量的新批准开办的以外)都是按照计划经济的时代的模式。出版社按照人民、文艺、少儿、教育、科技、美术、古籍、音像这几大版块组建的。然而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之初,这种分工已经开始被逐渐打破。如我们常见的几乎所有的出版社都大肆挺进少儿出版业(据称有400多家),纷纷抢夺这块巨大的诱人的“蛋糕”。此外,科技社出文艺书,文艺社出科技书,古籍社出美术书,美术社出教辅书已成为不争的且令人尴尬的事实。

到后来,谁爱出什么就出什么,分工已“沦落”成一种表面化的管理形式。然而,千军万马战“少儿”、抢教辅书的结果,就是把各自的优势都最小化了,特色和家底也早已消失殆尽。在全国的出版社中,似乎只有商务印书馆、中华书局、人民出版社、人民文学出版社、中国地图出版社等少量的出版社还保持着原有的特色。大多数出版社几乎是什么都能出版,什么都能发行。不过,如此一来的出版搏弈,使得出版品种极大地重复。一些出版机构无论在哪个品种上都没充分占得先机。


此外全国尚未精确统计的民营出版公司也风起云涌。十多年的数字是全国号称有5000多家民营工作室,,如今恐怕翻番多少倍了。眼下在我国,民营涉足出版都是以工作室、文化传媒公司、图书公司、广告公司的名义,通过和出版社合作来取得收益。全国出版业,无论是国有出版社,还是民营图书公司,还是国外出版公司,更有相当多的没有注册的工作室,一起参与了出版业的激烈博弈。于是很少有独一无二的的选题。你有我也有,你优我比你价廉,最后是彼此消耗,让很多发行商、电商充分钻了空子,在低廉的折扣上狠狠赚了出版社一把。

因此,众多的出版社有必要对自己的出版定位来一次革命,丢掉“大路货”,强化自己的品牌优势、特色优势。把一种乃至若干种图书做大做精做透。这样一来才能在激烈的图书市场中凸显自己的独特品种。

2

杂志书融合与交互

这类图书本来不是什么太新的形式,但是由于读者对图书信息需求频率的加快,这类图书的市场空间还是很大的。它可以充分借助图书的精雕细刻、杂志的反应迅速,又屏蔽了图书出版节奏较慢、杂志在编辑过程中那么精致的弊端。充分融合了这两种形式的特点,使得图书既有看点又有快速反应的节奏。

目前在市场上常见的品种如一些丛刊、某一品牌的连续出版物就是杂志书。如长江文艺出版社的《最小说》就应当是策划、发行较为成功的杂志书。杂志书可像图书那样易保存、读到最及时的资讯。不过,以书代刊则是另外一种形式,即模糊了图书与杂志两个市场,不过,对打造图书品牌是有利的。

杂志书使得出版社在做专做精某一个选题有了用武之地。但不要以为一做杂志书就全都万事大吉了,就会有了盈利空间,这是不明智的。杂志书如果选题不当,如果没有销售渠道,也会自生自灭

3

小众出版定位精准受欢迎

在如今知识爆炸、图书品种急剧增加的时代,有必要锁定特殊的人群,为其量身定做适合他们阅读的专门读物。如在对上个世纪80年代之后出生的人群进行充分调研的基础上,考虑他们的知识背景、生活习惯、消费习惯出版一些专门读物。并可从性别上、职业上、收入上、追求上再一次细分。不要总追求老少皆宜,只要有特定的人群爱读、爱买即可。此外,对老年人的读物,这几年来开发的还是远远不够,没有从老年人的生活习惯、阅读习惯、消费习惯上着眼,出版的读物过于泛泛。

与此同时,眼下虽然少儿图书有过滥之嫌,一年下来有100多亿元的产值,全国每年要出版4万多种,但是对少儿的年龄特征把握的仍然远远不够,年龄、地区、性别、层次划分得不够,相当多的选题重复、粗制滥造。而广大少年儿童特别是农村少年儿童真正需要的图书还是没有开发出来。可以说,这块领域仍然空间广阔。有的出版机构在尝试按需出版,虽然印量不大,但是有资金保障和利润空间,因此尽可以在这方面大显身手。

4

区域出版大显神威

在眼下的出版资源中,一种以地域和行业为服务客体的出版模式,正在一些出版社悄悄地进行。如某个地区要开展某项专题性的全民性读书活动,需要一些专门针对本地区实际生活需要的读物。这样的读物必须是量身定做,因此针对性、指导性极强,而发行量却很大。这样的订单往往时间紧任务重,需打攻坚战。一些出版社及时地捕捉到这一商机,保质保量地完成了出版任务。既在该地区扩大了出版社的影响,又赚得了可观的经济效益。此外,还有不少行业由于培训的需要,也需要同信誉好、有一定实力的出版社为自己编写专门读物。一些对信息反映灵敏、出版节奏快的出版社如能与一些行业携手,也能获取不错的收益。

5

社办期刊释放空间

社办期刊是我国出版社的一道重要风景。在全国570多家出版社中间,有自己的杂志的出版社占据了绝大多数。特别是在20余种期发行量达到百万的杂志中,有很多出自出版社手中。如《读者》、《故事会》等。然而社办期刊大多数一直举步维艰。在众多的原因中,有一个重要的方面是主办者只把它当作了牟利的工具,缺乏必要的品牌维护和资金再投入。索取的多,投入的少,不少期刊几乎是自生自灭。等快办不下去了,才想到要彻底改革。

而社办期刊的编辑在出版社也成了三等公民,几乎不受任何重视。在职务升迁、职称评定、出国考察、先进称号、评比表彰等方面机会并不是太多。因此,不少社办期刊的编辑人心浮动,很少有一干十几年的编辑。跳槽、转行是家常便饭。由此一来,期刊的稳固发展更是无从谈起。

在网络时代,如今的期刊出版更是举步维艰,资金周转不畅,优秀稿源奇缺,经营乏力,惨淡维持,有的连工资都难以为继。一些社办期刊,由于期期亏损,只是勉强在那里维持一个刊号资源,或者用其他收入来弥补期刊的亏损。


很多出版社充分意识到社办期刊的优势,政策到位,人员到位,经费到位,把社办期刊的空间充分释放出来,或者杂志社化,或者是独立运营的编辑部。同时借助出版社其他资源,让社办期刊结出灿烂的果实!

有的杂志社通过组建理事会、董事会、专家团、编委会来扩大影响,并通过精准服务收取相关费用,也使得杂志能够生存下来并得到一定程度的发展。

向社办期刊要资源、要效益、要选题、要渠道、要广告、要规模,应当是一些有远见的出版社的共识。因为期刊每期没有太多的库存,一般地说回款的账期短,资金回笼较快。此外由于作者资源丰沛,还能在最大限度上为出版社提供选题方面的储备。期刊的发行渠道,出版社也可以最大限度地去利用。从而形成资源共享的局面。

6

培训经济不可小视

在拓展出版产业链中,培训经济不可或缺。由于许多的出版社同国内的教育界、文化界的紧密联系,团结了一批高精尖的专家学者。有条件的出版社应及时地组建培训中心,对一些可掌控的读者进行一些专业或技能补充方面的培训。还可针对中小学生和家长开展一些培养素质的培训、夏令营、冬令营、考前冲刺提高班等。此外,还可结合自己的出版范围,举办一些论坛和专业研讨会等。在此方面,人民教育出版社、高等教育出版社、外研社都做的既有规模又有水平,既扩大了出版社的影响,也开辟了出版社经营格局的新战场。

7

数字出版指日可待

数字出版对传统出版业来说,更像一座坚硬的金矿。如今我国数字出版产业整体投入达到几百个亿。对出版社来说,数字出版主要的品种还是在提高自己已有的磁带、光盘这些电子产品的品质方面,大力开发电子书的产品。鉴于网络阅读、移动阅读、图书馆收藏的巨大需求,电子书的市场空间还很大,它将是一些中小型出版社转型的重要捷径和平台。但是出版机构的盈利模式还有待于探索。

8

拓展联合出版之路

眼下由于图书市场的竞争加剧,一些中小出版社愈发感到“单兵做战”的孤独和无奈。由于选题资源有限,能够带来巨额利润的选题益发稀少。而单独开发选题的投入又很大。有的社有很好的选题资源,但缺少高明的策划和周密的销售网络。而有的社后者是强项。因此本着互补结构,这些出版社完全可以联手开发一些重大选题,利用各自的优势,将开发的选题成功地推向全国。有着相同的出版理念,目标一致,而又能在某些方面互补的出版社,联合做大做强,比单枪匹马地做战,更能很快地见成效。因此,成立一些区域性、行业性的出版联合体,也不失为一个重要的选择。这方面,成立20多年的华东六少的六家华东地区少儿出版社,在资源共享、互助、联合方面,迈出了坚实的步伐,有着可供借鉴的模式和经验。


9

放眼海外市场

很多有实力的出版社,已经不满足与在国内图书市场上一展雄姿,而是迈开双脚,把出版社办到国外去,或者是成立出版分社,如接力出版社、安徽少儿出版社,或者是开办办事处,做一些出版贸易,如印刷、版权等。随着一带一路国策的深入推进,在涉及一带一路的60多个国家中的出版商机还是巨大的,这方面的潜力还是无限大!

10

出版业内兼并重组

由于我国出版业长期是在计划经济体制下运行的机构,虽经这几年出版改制,从事业转为国有企业,但是在很多地区和出版机构中,相当多的人还存在着等靠要的思想,经营乏力、市场萎缩,每天为生计一筹莫展,也不思如何更有效地开拓进取。有的是不死不活地处在僵尸状态。

倒是有一些出版机构借船出海,借鸡下蛋,进行兼并重组,迄今为止,国内已经有多家出版机构兼并重组的个案。笔者以为,随着出版人的思想进一步解放,随着出版管理机构职能的转变,笔者预计还会有更多的经营不力的出版社,选择被重组或者被兼并的模式。

出版作为一个企业,和其他的企业如果有什么不同,那就是出版社生产的是精神产品,但是这个精神产品也需要进入市场和流通。因此出版社也要接受这样一个严酷现实:经营不善的出版社,就应迅速退出市场,腾出出版空间,让有作为的出版人和资金进入!而不是,自己不作为、不会经营,还不允许有朝气的出版机构并购发展。

出版要做大、做强,兼并重组是一个谁也绕不开的方向!

赵强: 中国地图出版集团分社副社长、资深出版人、编审、杂文家,著有《出版行旅》等7部专著,发表有1000多篇杂文随笔。

分享到: 复制 更多

畅销书排行榜

广西书网 | 当当网 | 博库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