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八桂书香  
  • 0771-5516050

差错防控的变与不变

2018/11/27 22:03:14   作者:朱可江 来源 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   次浏览

    在互联网已经深度改变传播生态的当下,新闻生产、传播的各个环节都发生了变化,纸媒上出现的任何差错,都可以通过网络无限放大。传统纸媒要站在文化传播者的高度,以万变之中不变的责任和坚守,应对新闻生产环境的变化,努力把差错降到最低程度。

    新环境带来差错新“变种”

    键盘输入时选择不仔细,音近字、形近字等引发的差错增多。不同输入法以及电脑的联想、复制等多种功能,极大地方便了工作,但由此引发的问题也不可忽视。如,某报在文内把“中华人民共和国”误写为“中国人民共和国”,把“检察院”误写为“检查院”,把“网罗”误写为“网络”,追查缘由均是记者在键盘输入时选择错误,小失误酿成重大差错。

    对词语意思掌握不牢,乱用错用,甚至造成意思相反。在这方面,错得较多的是“首当其冲”“一发不可收”等词。如,“项目落地,拆迁工作首当其冲”中的“首当其冲”应为“是当务之急”;“围绕资料最减、效率最高”中的“最减”,则错在作者对“减”“简”二字的理解上。

    积累不足致环节失守

    知识功底不牢固,基本用法出错。由语言文字功底不牢带来的差错,近年有增加趋势,主要表现在对字、词意思的一知半解或大而化之上。比如,将“宠辱不惊”用为“荣辱不惊”;将“文化底蕴”写为“文化底韵”等。受知识面限制带来的错误也很常见,比如,将容积与体积、体积与面积的单位混用等。

    口语中的不规范表达,影响书面用语。比如,口语中常把市人大常委会主任表述为市人大主任,把“的”“地”“得”随意混用,这些日常的不规范表达,一定程度上让编校人员放松了警惕;而网络交流中,字、句使用的随意性,也降低了编校人员对规范文字的敏感度。笔者曾对某报连续6个月的差错进行统计,发现年轻采编人员的差错率明显偏高,并且不规范的表达也占相当比重,这与青年人网络用语的习惯不无关系。

    新词层出不穷,跟不上最新标准。国家语言资源监测与研究中心的统计数据显示,近年来,汉语每年产生1000个左右的新词,网络流行语更是一茬接一茬,特别是国家一系列重大方针政策、重大举措的密集出台,新的时政词汇相继推出,稍不留神,就会讲“外行话”。比如,有的媒体把“贫困地区脱贫”误写“贫困地方脱贫”等;而“长江大保护”早已取代了“长江万亿经济走廊”“项目向长江两岸集中”等提法和表述。

    谨记责任不容半点侥幸

    合理利用网络,探索适应数字化采编的编校机制。互联网是工具,既要充分利用网上信息,为校判信息提供依据,也不能照单全收,要注重信息的出处,把网络查询与新闻当事人、工具书等有机结合。

    实时更新知识储备。语言是时代的风向标,是客观现实的反映。一方面,有些汉字的用法在不断更新,媒体要及时发布权威部门的更新内容,以确保大家按照词法编校;另一方面,面对新形势、新任务、新要求,特别是涉及国家治理层面的一系列新理论、新思想、新战略不断推出,编辑部要对这些新词汇、不同步的提法和表述及时汇总、学习,让全体采编人员头脑中有明晰的界线,准确掌握、运用。

    列出词语的使用红线和禁区,发布风险提示。既要列出常见的词法、句法和逻辑差错,以便及时校正,又要将“逼格”等格调不高、品位低下的网络词汇纳入使用禁区,还要对随意对传统词汇的改装嫁接、随意更改固定用法等行为发布风险提示。

    发现差错需要一个能摒弃喧嚣、静心阅读的环境,也需要个人综合素质打底子,面对社会上的各种浮躁之气和媒体间激烈的竞争,需刻意培养自己的专注和一丝不苟的精神,学会积累和沉淀,每每在稿件和版面上写下自己名字时,内心应有一种庄严的仪式感。


畅销书排行榜

八桂书网 | 当当网 | 亚马逊网

桂版获奖书籍>>

五个一工程奖

国家图书奖

中国出版政府奖

中华优秀出版物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