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八桂书香   听书了
  • 0771-5823715

编辑如何发现并锻造出优秀作者

2019/9/27 16:53:36   作者:赵 强 来源 编辑邦   次浏览

作为出版业核心地位和图书出版最中心一环的编辑,是自古以来就有的职业。然而,多年来,无论是学术理论界、出版界、还是整个社会,对编辑这个职业的职业特点、职业定位、职业传承、职业作用等似乎发掘研究的还很不够。加上在整个出版业转企改制、转型升级的过程中,不少出版机构对编辑职业的轻视、编辑岗位的边缘化、去中心化,使得很多编辑,特别是核心骨干,萌生退意,或者是纷纷改行,或者是在其位不谋其政,编辑核心价值没有得到充分的发挥。
如此下去,对整个文化产业的发展都是十分不利的!

那么,作为出版物第一催生者的编辑和出版物的第一创造者的作者,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

大幅度提高编辑力的路径何在?

本文试图根据自身几十年的编辑经历,以及出版业成功的编辑力范例来充分说明这样一个事实:没有编辑,就没有出版物的问世,没有好编辑的精心策划和催生就不会有优秀的出版物的产生。而一个编辑如果找不到优质作者,将是一生的职业遗憾。而有了优秀的作者,编辑不会策划、包装,也会“使好肉烂在锅里”,成为永久的职业遗憾。

因此,打铁需要自身硬,好钢还要用在刀刃上。好编辑还得需要好作者的搭配。编辑如何在茫茫人海中发现好作者,不单是一个综合性的编辑工程,还是考验一个编辑的编辑力是否到位的问题。

锻造,本来是机械术语,指的是一种利用锻压机械对金属坯料施加压力,使其产生塑性变形以获得具有一定机械性能、一定形状和尺寸锻件的加工方法。那么。在出版业的编辑与作者之间又何尝不是如此呢?

因为对编辑来讲,再好的作者写作的选题,在正式出版变成出版物之前,都是图书“毛坯”,距离合格的出版物标准还有千差万别。即使是一个大作家、大文豪、大学者的选题,在出版之前,都是有这样或者那样的问题。编辑拿到这个选题,需要几十道出版工序,才能把选题变成合格的出版物,也就是出版产品。在这较为漫长的出版过程中,编辑还得借用编辑专业手段和知识,来为这个出版“毛坯”,进行全方位、多角度、多手段的“打磨”,甚至是重塑。可以说,没有一个优秀的编辑把脉,即使再好的选题,也不会成为优质出版物!

“锻造”作者,实际上是编辑倾其全部智慧、体力、流程,对所编辑的选题,进行全面升级的再创作。在这一过程中,编辑不是被动的,也不是无所作为的旁观者。编辑作为出版产品的把关人、“施肥者”、“浇花者”、推广者,将会把自己负责图书选题,最终变成优质的出版物。

(一)以职业出版人素养,让作者的选题点石成金

既然编辑的核心工作就是策划优质的选题,那么,挖掘、策划优质的选题就是一个合格编辑毕生的追求。很多职业出版人到了退休时,都会如数家珍地说出自己一生中编辑的最得意的产品,这类图书爆款在一个资深编辑来说,也是一生可遇不可求。有的干了几十年编辑的人,没有做过一个图书爆款,因此也会遗憾终生。

那么,选题就是重在一个选字。选题既体现了一个编辑的文化素养,还体现了一个编辑的文化追求。因为出版本身就是一种文化选择。编辑的选题活动在本质上是一种创造活动。通过编辑的选择,一些经典得以优先保存,并绵延后世。比如陶渊明的诗文,如果不是因为萧统的征集与发现,就可能早已淹没、也有一些作品因为编选者选择价值标准的不同而遭到删改乃至焚毁,如清代纪昀主持编修的《四库全书》,就焚毁删改了无数的文章和作品。

如今,在我国584家出版社中,基本都有自己的选题方向,那种“捡到篮里都是菜”的一把抓的寻找选题操作方式,几乎是不多了。既然每个单位都有自己的选题优势和选题专业方向,编辑就应在这个基础上精耕细作,学会点石成金、化腐朽为神奇的本领,随时捕捉那些有可能成为优质选题的作者人选。

选题是出版社赖以生存的基础,没有了选题,也就没有了出版社存在的必要。然而放眼望去,每年近50万个品种的庞大规模,又使得中国的出版业在完成了规模化的任务之后,带着“出版大国”的桂冠,默默地负重地前行。如今我们早已经渡过了书荒的年代,变成了图书相对过剩的书海年代。面对新媒体的巨大冲击,读者对图书越来越挑剔,让他们掏钱买书,变得十分艰难。这样的一种外部出版环境,对编辑发现选题、优化选题带来很多的干扰。因此,没有坚定的出版定力,是不会寻找到优质选题的。

一本书要想别开生面,屹立在众多的出版物面前,没有一个高明的策划,等于你做出的品种出版后就是给众多同类的品种垫底,生命力也就是几个月。因此与其盲目出版,不如拿出全部的勇气和智慧,在选题的前端多下一些苦功夫、真功夫。这样选题策划就变得尤为重要,成为出版中作为重要的一环。

我在策划“独行天下”的重头戏——《智慧旅行——行走40国旅行妙招》时,还真是颇费一番周折。

1.webp.jpg

作者策划的《智慧旅行——行走40国旅行妙招》

这套丛书的起步也是出于我对行走这个领域里十几年的关注和实践。十多年前时,我还在天津的新蕾出版社时,就总策划了9本的《探险家丛书*亲历者故事》,记得当年这套丛书一上市就引起读者关注,而其中的一本《拜访非洲大酋长》还位居当年的畅销书,一年发行到3万册。后来由于很多原因,这套丛书没有做下去。

2.webp.jpg

作者策划的《拜访非洲大酋长》

从2012年1月我来到测绘出版社做文化生活出版分社社长之后,我就考虑可以先做一本行走选题试一下市场。当时我选中了一个90后的新闻人物,青年旅行者陈超波,我和他多次沟通并面谈后,决定做他的口述实录《90元走中国》。当时就设想,这不是一本单纯的行走书,还要为以后留出足够的空间,于是想来想去,决定用“独行天下”这个名称来做丛书名。以此显示这套丛书的与众不同,和旅行家、探险家的行走天下、探索世界的勇气和智慧。这本书出版以后几个月,没有任何的市场宣传和营销,但是很快一版一次的6000册销售完毕,随即一版二次。这个情形给我们以极大的鼓励。为了充分保障这套丛书的价值和商业利益,我们在2013年6月在国家商标局对“独行天下旅行文学系列”进行了商标注册。并开始了大规模的约稿。从目前上市的几本丛书看,都在读者中产生不小反响,其中《智慧旅行—行走四十国旅行妙招》问世十天就在京东商城新书排名中第一名。

3.webp.jpg

作者策划的《90元走中国》

著名编辑何启治曾经介绍过他与著名作家陈忠实40年的编创友谊。从1973年冬天他到西安向陈忠实组稿,约请他写农村题材的长篇小说,到2016年4月陈忠实病逝,我们之间的友谊跨度达到40多年。他认为,《白鹿原》的诞生有三个奇迹。第一个奇迹是《白鹿原》从组稿到成书接近20年。第二个奇迹就是《白鹿原》发表以后,好评如潮,常销不衰,评价很高。但是,批评压力也不断,最终,作者做了适当的修订,在1997年终于获得茅盾文学奖的殊荣。第三个奇迹是获得茅奖以后,《白鹿原》在改编歌剧、舞剧、话剧、电影电视等方面还是波折不断。直到作者去世,《白鹿原》终于成了公认的当代文学经典。

可见,很多优质选题是编辑的智慧最大化、异常执着的结果,当编辑把有可能成为优秀选题的作者找到后,如同影视剧导演一样,在编辑的手上,“导演”了一出出优质的的内容好戏。

(二)以园丁的心态,为作品精心修剪;

      以文字家的功底,做文字清道夫

作者提交的选题,基本都是“千疮百孔”。如当代文学史上重要的里程碑式的作品《林海雪原》,作者曲波从1955年2月到1956年8月,经过一年半的秘密创作,《林海雪原荡匪记》终于基本成型,当作者自投到作家出版社时,还是问题不少。当时年轻编辑龙世辉从稿件登记处领走了厚厚一大摞《林海雪原荡匪记》草稿,这个自投稿,稿纸不够精致,有大有小,每一叠都被作者的爱人刘波用各种不同的碎布条拴着,参差不齐。龙世辉最初没有对这个装订粗糙的稿件抱有多大希望,但当他一页页地翻下去,完全被小说中惊险传奇的战斗故事所吸引。他没有门户之见,也没有因为这个自投稿是作者自己送来的就有所轻视,而是把作者交来和他谈书稿中的不足,建议在一群男人的战斗中增加一些诗性与爱情文字。

经过3个多月的修改,小说增补了白茹这一人物。白茹的出现,几乎是神来之笔:其意义并不是因为她是小分队中唯一的女性,健康美丽;也不是因为她是青年军官少剑波的恋人,位置突出;更不是因为她的原型是曲波的恋人,有文献学上的意义,而是因为她以差异化的性别身份,打破了小说此前一个战斗接一个战斗的叙事常规,以一种空间化场景降低了叙事上的密度。可见,编辑的独具慧眼是何等重要。可以设想,如果这部划时代的《林海雪原》不是编辑龙世辉偶然发现并及时处理,最后精心出版,那么出版史上也不会有这样一部影响深远的名作!

1957年9月,《林海雪原》由作家出版社正式出版,引起轰动。到20世纪60年代初,《林海雪原》印数就已经超过100万册,成为那个时代阅读量最大的作品之一。

编辑作为园丁,拿到一个选题,都需要反复打磨,有时会打磨好几个月,乃至好多年。可以说,好作品也是打磨出来的。作为职业编辑,因为每天浸淫在出版物中,深知作为一个优质出版物所需要的条件。再好的选题,也要过编辑的精心加工这一道关口。

(三)以产品经理人的视野,让选题进一步贴近市场

随着出版业进一步贴近图书市场,出版物的商品属性也越来越浓。不过,图书作为一种特殊的商品,除了符合国家的政治导向和主流价值取向之外,还得充分贴近读者的阅读需求。

其实,编辑每做一个选题,都是这个选题的项目负责人和产品经理人。编辑试图做完编辑工作之后,就可以对自己的处在流程的选题高枕无忧、袖手旁观了,那是不现实的。作为一个选题的全程编辑,还要一统选题的全部流程。因此,编辑在策划选题的市场意识就要远远超过作者。同时,还要指导作者如何将即将进入出版流程的选题,更加贴近市场、贴近读者。

前几年我在策划作文读物选题时发现,自以为做过了14年的全国中学生作文第一刊—《作文通讯》杂志主编的自己,应当对作文市场有所了解,结果在策划作文选题时,还是陷入深深是的苦恼之中,那就是如今的作文图书市场太过于饱和,全国每年动销的作文品种都在一万种之上,涉及的类型五花八门,几乎没有更新鲜的选题可言!我当时走访了全国十几个地方的图书大厦,发现货架最多的还是作文书,有的多达十几个。在广泛调研的基础上,我策划的《作文第一现场》丛书的中高考两种,还是能独树一帜,销量也不错。但是到了第二年,再做同样的选题,就发现类似跟风的多达十几种,而且跟风的图书出版速度更快。因此后来我就果断地停止了策划作文书项目,虽然我对此情有独钟。

4.webp.jpg
作者策划的《作文第一现场》丛书

5.webp.jpg
作者策划的《作文第一现场》丛书

可以说,不管你是什么专业出身,但是你一旦选择了编辑行业,似乎就意味着终身要学习、要做某一方面的大家、专家、至少是达人的艰苦追求。就意味着要手不释卷,广交朋友,对某些领域要投入相当的精力。还要经常深入图书市场,了解读者经常变换的阅读需求。还要海纳百川,融入新知识、新思维的探寻中。编辑策划一个选题,就要把握所策划选题的领域的前进大方向,就要成为所涉足的领域的一个小小的通才。久而久之,编辑成为知识高手、百科达人就不是一个梦想了!

编辑在策划选题时所付出的艰巨劳动,有时真不能用简单的几周、几个月所能概括。有时看似是如椽大笔的选题策划,是策划人十年磨一剑的结果!比如,我从2012年6月开始策划旅行方面的选题,经过几个月的市场调研、走访,阅读资讯,电话沟通等,最终确定了策划一套大型旅行文学丛书,那就是“独行天下旅行文学系列”。

这套书约稿的第一人就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90后行者,来自湖南的陈超波。当我从网上看到他的介绍和事迹很受感动,但是也想过,像他这样的行者,行无定所,哪有时间写自己的故事?何况像他这样的小人物,给他出书也有风险,那就是万一读者不买账怎么办?万一这个选题失败,这套书就会出师不利,难以为继。我也试着想让这套书的第一本,找个名家来开路。但是我发现,我所谈过的名家,要么是事情忙,要么是要价太高,还不知道猴年马月能完成选题。于是我快刀斩乱麻,当即决定向这个小人物约稿!

我费了很大的劲从网上找到了他的QQ号,于是很快联系上他,他十分意外。但是我相信自己的判断!没有几个月后,在他来北京为一家电视台做节目时,我把他请到了单位。当我一见到他也差点失语,简直就是一个流浪汉情形的年轻人。不过我还是热情地迎接了他。当他哆哆嗦嗦地、忐忑不安地从衣袋里掏出一张皱皱巴巴的白纸时,我接过一看,也真有些失望,他似乎看出了我的疑惑,告诉我那是他旅行笔记撕下的一个片段。我一看,字体东倒西歪,所写的景物根本提不起人们的兴趣,似乎还不如一个中学生作文。我无奈地看了看这张纸,没有说什么。

在吃饭过程中,他开始放开讲了自己的特殊经历,我听后觉得故事很有传奇性,当即决定,他的故事采取口述办法,最后请几个大学高材生润色。他也同意了。于是我们定好了口述的时间表和路线图。经过随后十天的口述,又经过5名名校研究生团队一个月的书面整理,又经过我们文化分社的高标准的加工、设计,这本精致的、别具一格的旅行故事《90元走中国》终于在2013年1月全国图书订货会上亮相,获得好评,没有几个月就进行了重印,市场反响良好。在出版之前,我们就把它作为“独行天下旅行文学系列”的第一本来隆重推出。

这本书的出版,也提高了文化生活出版分社的美誉度,从而为这套丛书的继续的推进,奠定了良好基础,作者也因为这本书的出版,提高了自己的声誉,引得了更多读者、驴友的关注,声望扶摇直上,又在几家电视台录制了节目。一年后,我们又推出了《90元走中国2》作为该书续篇,依然获得好评。该书出版后,我就考虑必须借用知识产权保护自己,同时也能为下一步的商业化运作奠定基础,于是在2013年该书出版的半年后,在2013年6月在国家商标局进行了商标注册。如今这套丛书出版了14种。

策划选题需要韧性,不能一口气吃成胖子,也不可能一分钟就搞定一部选题。更不可能通过足不出户打几个约稿电话,这个稿子就会飞过来。可能在策划上许多人还存有幻想,那就是我们是大型出版机构,不愁找不到作者。其实此论差矣!如今的作者并不是冲着出版机构的名声而出书。相反很多大牌却选择了很多名不见经传的民营文化公司。这还是冲着服务!多年来,我们相当多的出版机构是店大欺客,自以为招牌硬,不愁作者不上钩。其实出版也是一种服务。很多作者刚一开始接触,就问我,你们的市场营销手段怎么样?铺货能力?首印量?版税到多少?有的甚至说,要和你们签合同可以,我得先看看对这本年书的市场推广计划。因此,对我们从事大众出版的编辑来讲,每一次选题的实施,都是一次智力、体力的马拉松。

然而,当图书市场上旅行文学风起云涌,同类图书太饱和之时,我又及时地停止了这个项目的策划。围着市场转、围着读者的口味转,编辑就得随时调转策划方向。
(四)以思想家的智慧,让选题增强思想底蕴,牢牢守住内容的安全闸门

众所周知,孔子也是中国历史上名副其实的编辑大家。《诗》、《书》、《礼》、《乐》、《易》、《春秋》、六部儒家经典,相传由孔子删定。《史记·孔子世家》称“孔子以诗、书、礼、乐教弟子,盖三千焉。身通六艺者七十二人。“诗”为诗歌选集,又称《诗经》,孔子从古代民间流传的诗歌中选定三百零五篇,称“诗三百,一言以蔽之,曰思无邪。” “书”为古代历史文献的选编,又称《尚书》,记载商、周一些重要历史记事,文告、谈话。“礼”为古代各种典章制度的总称,“乐”为配合礼制、礼仪的音乐,两者是密切相联的。孔子称“立于礼,成于乐”,又说“文之以礼乐,亦可以为成人矣”。“易”为古代占卜的书,又称《易经》,孔子称“加我数年,五十以学易,可以无大过矣。” “春秋”为鲁国的史书,孟子称“孔子子成春秋而乱臣贼子惧。” 《庄子·天运篇》有“孔子子谓老聃曰:‘丘治《诗》、《书》、《礼》、《乐》、《易》、《春秋》六经,自以为久矣’。”

孔子删《诗》《书》,定《礼》《乐》,赞《周易》,修《春秋》,整理保存了中国古代典籍,对中国文化发展作出了重要贡献。由此来看,孔子的编辑工作,也是牢牢地以他当时的政治标准来做这些典籍的整理工作,体现了他的价值观、人生观。

历代的学者编辑古籍、整理文献都是按照各自的政治标准来完成的。正如有的专家所说,试想,如果没有孔子以“述而不作,信而好古”的选题原则编述“六经”,如果没有司马迁以“究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成一家之言”的选题主旨编创《史记》,如果没有司马光以“专取国家兴衰,系民生休戚”的选题标准编撰《资治通鉴》,如果没有萧统以“事出于沈思,义归乎翰藻”的选择标准编辑《文选》,直到清代,如果没有纪呁以“以实心励实行,以实学求实用”的经世价值编撰《四库全书》,那么中华文化何以能存续到今天?

6.webp.jpg
作者策划编辑的谍战小说《梅花谍影》

 我在策划、编辑著名作家张宝瑞的谍战小说《梅花谍影》时,也深刻地体会到,作为一个称职的编辑,即使遇到名家作者也要对内容的审核、把关不松懈。这本书稿,作者刚交给我们时,我发现故事主线不太突出,多余的枝蔓比比皆是,如对女特务的描写,就充斥着大量的一些庸俗内容的描写,甚至作者对这些细节有过多的呈现。我感到,太多的这些无关内容宗旨的铺陈,反而削弱了作品的思想张力。于是约见作者,把自己的想法充分说明,让作者理解,后来他同意删掉书稿中多达近万字的这些没有什么价值的描写。如此,书稿的故事更加紧凑。这部作品出版后,广受好评,还被拍成同名的网络电影。

(五)以作家的素养、学者的学识,练出笔力,成为学者型、创作型人

编辑是复合型的人才,不是随便一个人就能干好的。如果我们审视一下,我国的近现代出版史,就会发现,很多当时的著名编辑,都是在社会上享有崇高威望的作家、翻译家、学者、社会活动家。如茅盾在1916年来到上海商务印书馆做编辑,长达10年。他最后曾经坦言:“我如果不是到上海来,如果不是到商务印书馆来工作的话,可能就没有自己文学上这样的成就。” 在商务印书馆工作的十年中,茅盾完成了从一位进步青年到一位马克思主义者的蜕变,完成了从一位童话作者到一位革命文艺理论家的转变。看看这几个大师的名字,张元济、叶圣陶、章锡琛、舒新城、赵家璧、周振甫都是几十年如一日扎根出版。即便有争议的王云五虽几度进入政界,但都与出版若即若离,最终还是复归,终老于此。而鲁迅、郭沫若、茅盾、郁达夫、巴金、沈从文等都做过编辑。

当然,我们也应看到,如今的出版环境和过去,不可同日而语,就是和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的编辑相比,都有很大不同。在计划经济时代的编辑,一年也就编辑2本左右几十万字的书稿。因此有大量时间,充电学习。我清楚地记得,我当年所在的单位的中年编辑,几乎都是当地作家协会会员,平时写作、参加笔会都是常事。工作之余,经常交流创作心得。有的还是专攻某一领域的著名学者。

如今,随着出版竞争的加剧,编辑工作的内涵无限制地扩大,编辑已经不是简单的加工书稿,申报选题、策划选题,还要融入了大量“新活儿”,比如产品运营、配合渠道推广等,很多编辑开始抱怨,自己的精力被无情地分散,核心的“做书”没有时间,多出好多“杂事”,看稿反而成为业余工作。常常是挑灯夜战。有的编辑坦言,如今编辑还要深度参与到如公众号建设、软文撰写、各类电子书制作、有声书制作、课程开发与制作、网店页面设计、视频制作、媒体联络、线上及线下活动策划与实施、拜访高校与渠道、参加各类学会和展会等各项工作,已成常态。这样高强度的工作,的确让很多编辑苦不堪言,也无法实现自己业余时间,搞点写作,发展自己的业余爱好的梦想。久而久之,很多编辑不会写书评、审读意见,更不会写一些文学作品,由此,不少编辑在与作者的沟通和学养差距方面也越来越大。

为了充分发挥编辑的工作能动性,很多出版机构把编辑细分为文字编辑、策划编辑、流程编辑、营销编辑,各司其职,各谋其政,也较好地解决了编辑工作庞杂的问题,这样有一定的业余时间,编辑才能将自己的爱好最大化,反过来也会最大限度地促进工作。

我们说,一个有远见的出版机构,不但应有在全行业有举足轻重地位的著名编辑,还应当有驰名文坛和学界的作家、学者、社会活动家,这样的出版机构,才是充满人文关怀、有着巨大号召力、影响力的文化机构。

编辑的编辑力其实就是一个编辑的创造力、竞争力、影响力。一个有为的编辑,绝不会停止在策划的一部或者几部有着某些光环的图书上,会将策划进行到底,将思考进行到底,将出版传承进行到底!有了编辑力,编辑就会放大自己的眼光,在茫茫人海中寻找到适合自己和所在出版机构品味的优质作者,并按照编辑力的要求,进行大规模地提升、完善,最终促成优质出版物的问世!在此意义上,。编辑就是文化产业的重要推手、优质出版物的催生者、发现者、培育者。作为职业出版人,我们在职业生涯期内,一定要时刻处于头脑清醒、捕捉信息和市场快捷有力、与作者沟通畅通无阻的状态。只要静下心来,审时度势,精准定位,我们的出版业还是有不少策划空间的。因为读者对出版物精品的渴望也是无止境的!

编辑在“锻造”优秀作者,寻找优秀选题之时,其实也是对自己一次次的业务提升和编辑思想的升华。“锻造”作者,也“优化”了自己,最终成为一个出色的职业出版人!


作者为资深出版人、编审、著名杂文家、时评人。历任新蕾出版社、中国轻工业出版社副总编辑、测绘出版社文化生活出版分社社长兼总编辑、中国地图出版集团地图文化与生活出版分社副社长(正职级待遇)等职务,著有《出版行旅—总编辑手记》等7部专著,在人民日报等100多家媒体发表杂文、评论近2000篇。

 

畅销书排行榜

八桂书网 | 当当网 | 亚马逊网

桂版获奖书籍>>

五个一工程奖

国家图书奖

中国出版政府奖

中华优秀出版物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