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八桂书香   听书了
  • 0771-5823715

书即媒体:用新闻思维做出版

2020/10/18 1:18:24   作者:李旭 编辑邦   次浏览

大家已习惯将新闻与出版连用,称为新闻出版。新闻与出版同属于大传播领域,但在行业属性上,新闻与出版不是同一个行业,新闻业与出版业各有侧重,新闻与出版又是两种不同的传播形式。新闻重在传播最新发生的事物,属于即时性单体传播;出版则重在传播具有一定文化含量的积累性的或原创性的专题内容,属于延时性集约传播。新闻重在一个“新”字,是最新发生而没有报道过的事物,而出版则重在一个“版”字,是对于拥有知识版权的文本、内容的编辑、加工、印制、出版、发行、推广。新闻的载体可以是报纸、新闻周刊、广播、电视、互联网新媒体等,出版的载体则是图书、杂志、电子书、数字出版、网络出版、数据库、大数据出版、智能出版等。出版新闻化是一种“跨界”,是一种传播方式的融合,即用图书等出版形式将最新具有新闻特质的内容加以传播,将书也当做一种新的媒体。


用新闻的思维做出版


对于“用新闻思维做出版”这一理念的表述,可用“用新闻的思维做出版”或“用做新闻的思维做出版”的语句或语式来表述。若再进一步简化的话,浓缩为5个字的表述,在“新闻化出版”、“新闻式出版”、“新闻型出版”、“出版新闻化”等此类概括中,笔者更倾向于用“出版新闻化”这样的概念来简称,出版是体,新闻的选题角度和内容选材为用。“用新闻思维做出版”这一理念是一种实践性的应用性的,若用“新闻类出版”描述更不准确,因为新闻类出版的概念在出版领域往往是指新闻类专业图书的出版,是一种出版领域的限定,而不是理念或概念上的约束表述。理念不完全等同于概念,理念是一种立场态度的无限延伸与接近,可以是中间地带的,而概念则是对一种事物的具体的精准的描述,定义要求完全精准。所以,正如本文标题所示,本文“用新闻思维做出版”的表述主要是一种理念,一种做书做出版的思维方式、方法、方略。


新闻周刊类的报道本是新闻和新闻体,但如果将周刊换成图书,将刊号换做书号来出版,就是出版和出版体了,区别只是使用的传播载体和刊号书号的差异。像最近浙江杭州的良渚古城遗址被评为新的一处世界遗产的报道、出版,《中华遗产》杂志2019年第6期第一时间推出良渚古国专辑,就是出版新闻化的一个案型。以前广州《新周刊》以某一专题如“第四城”写成都,文章是新闻采访和综述内容,采用的是杂志这种出版形态。再如,关于汶川大地震的一篇报道属于新闻,但如果将若干篇关于汶川大地震的一组报道或系列报道结集成书,就是出版。这种在一两周内结集出版的书,就具有出版新闻化的特点了。2008年5月汶川地震期间,笔者尚在上海大学出版社工作,为了抢在第一时间出版国内第一本全面、深度反映汶川地震现场的图书,我们一个“攻关小组”几个人不分昼夜连轴作战,十天左右出版了国内第一本《生死不离:汶川抗震救灾纪实》的书,获得当年全国大学出版社特别出版奖。


这种思维方式延伸开来,用新闻的思维做出版的理念可以慢慢形成一种习惯,就是立身出版界的出版人能够具有新闻人的敏锐和眼光,能够及时捕捉具有新闻价值的出版选题,快捷反映社会新闻热点,用图书的方式深度传播具有新闻特质的内容。如2006年中国取消2000多年以来农业税的重大新闻,笔者在出版界第一时间组织撰写《皇粮国税:税制流变与王朝兴衰》的历史深度书写,以尽快的速度出版成书,书的内容还被中央电视台当做脚本拍成了8集电视纪录片。假若书中的各章内容在日报上连载,以“日刊”的形式在报纸上连续发表,就是一种新闻化的热点书写。


历史的旧素材往往也能作为“新闻”资源来发掘的。如1993年毛泽东同志诞辰100周年,笔者发现一个选题,800多年前南宋学者洪迈写作的《容斋随笔》,因为毛泽东生前第13天还要阅读,于是此书便与现实发生了关联,一个既是新闻点又是出书选题点的创意就产生了。一本名为《毛泽东终生珍爱的书:容斋随笔(白话本)》,三个月后便在笔者的策划下顺利出版出来,于1992年10月由中州古籍出版社首版,成为“北京第二届图书节”评出的十大畅销书和1993年的全国十大畅销书,销量仅次于毛毛写的《我的父亲邓小平》。《人民日报》“海外版”第一时间发布了该书出版的消息,随后《广州日报》《河南日报》等十几家报纸纷纷跟进,一时轰动全国,连中央办公厅也打电话给出版社索要5册样书。该书出版后,在全国曾引发一股“容斋随笔热”,仅是出版社正版销量就有10万册,加上各地书商盗版,销量达上百万册之多。同题材跟风图书更是出版了一大批。这是借助一个人物新闻节点进行出版新闻化策划的一个经典案例。宣传该书的两句宣传语“毛泽东终生珍爱的书”、“毛泽东生前要读的最后一本书”,从新闻学的角度说也相当于是新闻导语。


用抓新闻的眼光抓新选题


美国著名新闻学者、哥伦比亚大学教授麦尔文·曼切尔说过:记者“可以嗅到一英里以外的某些东西”。


出版人的职业敏感最集中地表现是在选题敏感上,透过现象发现本质,通过发现隐藏在大众背后的兴趣关注点,策划新选题,谋划新内容,选好作者,及时出书。出版人的职业敏感往往首先是选题敏感,能第一时间瞅准空白市场,发现空白选题,这实际上就是出版人的一种新闻敏感。新选题新创意本身便具有一定的新闻性,是以前没有人做过的,通过书的实物化形成一种新的出版产品。新书发布也是一种新闻发布。新书出版本身往往就是一种新闻。


对于具有新闻价值的出书选题的策划,是一种职业素养和能力,是可以在长期实践中训练提高的。平日读书看报,网络阅读,闲逛书店,社交会友,参加展览,外出开会,旅游观光,乘车漫步等,都可以留心感知时代脉动、社会大势、人心所向、时潮所趋、热点所趋、风口所在,经过“选题眼”即一种“新闻眼”的敏锐过滤,迅速形成一种出版概念,落实为一个个具体的选题题目。


抓新闻,就意谓着最先抵达、触及,新闻意谓着快捷、敏锐,新闻意谓着事实、真相,新闻意谓着现场、现景,新闻意谓着独立、立场,新闻意谓着前所未有、前所未闻,新闻意谓着勇气、责任,新闻意谓着客观、理性,新闻意谓着第一、唯一。做出版,抓具有新闻价值的选题,就是要紧紧抓住以上这些特性,抢抓选题机遇,抢第一出版时间,抢出版最佳时机。同时,新闻也意谓着很快的过时,抢新闻节点做书做出版,就要在策划选题、约稿、编辑等环节挣抢速度,开始一种高强度高速度高竞争性的“时速出版”。这种用新闻思维做具有新闻价值的图书的实战案例,历史上有许多案例,在自己近30年的出版策划实战中,也有不少成功案例。       


从历史上看,1848年马克思和恩格斯合著《共产党宣言》、1936年美国记者斯诺写作的《西行漫记》(《红星照耀中国》)第一次在世界出版,既是图书出版行为,又是出版大新闻。原新华社记者穆青写兰考县委书记《焦裕禄》、中国青年出版社出版《雷锋》、《张海迪》一类的人物图书,1996年几个文学青年写作《中国可以说不》,唐山大地震、汶川大地震之后第一时间出版反映地震状况的图书,海湾战争、中国驻南斯拉夫大使馆被炸第一时间出版的相关图书,以及像1997年香港回归前后出版界策划出版的一系列相关图书,中国女排取得世界冠军后《当代》编辑部策划出版《中国姑娘》,美国“水门事件”爆出后出版界第一时间出版《水门事件》等,都是围绕新闻热点策划出版图书的“用新闻思维做出版”。


再举笔者亲手策划的若干案例:除上述1993年毛泽东同志诞辰100周年之际,策划毛泽东生前要读的最后一本书《容斋随笔》(白话本),2006年,在安阳殷墟被公布为世界文化遗产之际策划出版国内第一本《中国殷墟》,2006年中国政府宣布取消农业税第一时间策划出版《皇粮国税》之外,2008年,为纪念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80周年,自己还策划出版了《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文化遗产》(上海大学出版社版),2018年中国共产党党章修改之际,专程赴井冈山干部学院策划出版《重温入党誓词》(安徽人民出版社版),2019年,重走长征路成为热点,策划出版《从瑞金到延安:七旬老人重走长征路》(时代新媒体出版社版)等,都是用新闻思维做出版的成功案例。


再如2017年7月28日,中央授予王忠心同志“八一勋章”。依据这一新闻来源,王忠心安徽家乡的出版机构——安徽教育出版社第一时间策划出版报告文学作品《老兵王忠心》(赵风云、张良合著),也是一个很好的案例。


几年前,原俄罗斯总理应邀莅临合肥,笔者当时一直想策划出版一本书名为《俄罗斯总理在合肥的7个小时》的纪念性图册,等下一次中国总理回访俄罗斯时,带上这一文化礼品,当是一个很好的纪念赠品。


目前,用这一新闻思维做出版的潜在选题,还有很多很多,如“中国天眼”望远镜、中国“飞行高铁”、中国获得诺贝尔奖的屠嗷嗷、中国租赁巴基斯坦瓜达尔港港口、中国在调研中的西部最大水利工程“红旗河”的宏伟规划、上海对口援藏扶贫等,都是值得一做的具有新闻点的出书选题。


上海交通大学出版社出版的《平易近人》、浙江人民出版社出版的《之江新语》等,都是这种“用新闻思维做出版”的具体实践。


从某种意义上说,出版新闻化就是让书的出版契合某种新闻热点,或者是围绕和依托某一新闻热点、新闻事件、新闻态势而制作图书。跟踪热点新闻策划图书,在时间节点上不外乎两种情形:一种是先于新闻的发布,一种是新闻出现后出版界及时跟进组织书稿,出版图书。以出书的方式展现一个新闻点,是对新闻事件的图书化或数字化呈现。对于大众来说,未知、新知就是一种“新闻”。新知即新闻,新思想即新闻。根据新闻节点发现和确定出版机会,包括策划选题、快速出书,也包括策划新书宣传、推荐活动。


关于出版的新闻化与“新闻书”的概念 


出版是新闻的“近亲”,出版人是要有一点新闻敏感的,有很多出版项目本身就是新闻的拓展和延伸。任何一部原创图书的出版,本身即是一种文化新闻,是一种可供报道的新闻点。一部图书畅销带红一个作者,这些被畅销图书带红的作者也便成为一个个新闻人物。畅销书的诞生本身就是一个新闻源、新闻点、新闻元素。


在新闻事件发生前后第一时间推出的与新闻事件相关的图书,我们且称之为“新闻书”。这种“新闻书”的题材选择,是对于某种具有新闻价值的事物或事件等进行深度挖掘或全景式书写。是对一个具有新闻价值的人物的深度记述,对一个具有新闻价值的企业的深度采访,对一个具有新闻价值的思想或活动的深度呈现等。一个人内心思想活动的创新,从新闻的角度讲,写出来都是一种心灵新闻的发掘。从出版的角度说,新闻是广义的,对任何没有新闻报道过的内容以图书形式传播的活动,都可以称之为用新闻的思维做出版。


“新闻书”作为一种特指的专用名词,指那些首先以图书的形式发布的新闻。新闻书更接近于新闻中的专题报道、深度报道、系列报道,是对于新闻点的一系列相关元素的集约式发布,以“书”这种传播介质的形式,而不是以新闻纸或广播电视的形式出现。书也可作为一种新闻发布的载体。        


将新闻思维或者说做新闻的思维用于做出版,就是让出版搭上新闻的快车和时间节点,赋予出版品以新闻性,具有一定的新闻价值,成为“新闻书”。做出版的人一旦具有这种新闻思维,就会带上一种做新闻的思维方式,将书做出闻所未闻的新意来,让书的出版本身就是一种新闻。


运用这种思维,在图书的写作方式方法上,也可尽量借鉴新闻式的书写方法,在全书开头和每一篇的开始,对于场景的导入,对于事实的发现,写作角度的创新等,都可以运用新闻导语、新闻事实、新闻评论的手法。新闻有标题、导语、正文、事实的结构,有的还有评论。书的书名、副书名就是标题,序言、引言就像大的导语。一个伟大的图书书名就像一个伟大的新闻标题一样能够直抵人心,让人一目不忘。 对于书名的选择,其实也就是借鉴新闻标题的写法,具有新闻点的书名更易引人关注。纪实体的报告文学类图书本质上就是一种大新闻体,一篇放大了的新闻实录。新闻书是一种对于主题的深度新闻书写。


主题出版作为一种“新闻书”,往往具有用新闻思维做出版的特征。主题出版是根据某一特定年份、特定事件、特定人物等策划的图书。如,1986 年 3 月,唐山大地震发生 10 年后,《解放军文艺》发表《唐山大地震》,一个月后,同名图书由当代中国出版社出版;2000年电影《哈利·波特》引进发行后,人民文学出版社第一时间出版“哈利·波特”系列图书;2001年中国足球旗开得胜之际,知识出版社及时出版《零距离:与米卢的心灵对话》;2006年“百家讲坛”“讲”出一批畅销图书,如东方出版社根据易中天在“百家讲坛”的讲稿,第一时间出版了《易中天品读汉代风云人物》;2007年安徽少年儿童出版社根据儿童大电影《虹猫蓝兔七侠传》出版同名图书,狂销1600多万册;2010 年上海世界博览会举行,由上海世博局和上海世纪出版股份有限公司联合出版的《上海世博会导览》成为风靡一时的畅销书等。大多数畅销书都是时代的产物,是与所处时代、所在年份的社会经济文化热点、大众心态、特定事件(如名人诞辰纪念、重大历史事件、地震、非典)紧密关联,是社会热点在图书上的呈现、反映、浓缩。


结 语


做出版的思维方式有很多很多,如政治思维、经济思维、文化思维、学术思维、历史思维、哲学思维、创新思维等,本文重点思考新闻思维、、出版的新闻化、出版的新闻思维,甚至说是“新闻化的出版思维”,是一种思维,也是一种理念。用新闻思维做出版的理念,归根到底就是用做新闻的思维、方式、方法做出版,或者是,用出版的形式、手段将原本可用新闻手段呈现的最新发生的事物加以深度传播。这一理念应用得当,可以策划出一批适应社会热点需要和大众心理需求的热门图书。 


(本文经授权转载自“做文化”微信公众号。作者系时代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重大出版工程办公室主任、编审)


畅销书排行榜

八桂书网 | 当当网 | 亚马逊网

桂版获奖书籍>>

五个一工程奖

国家图书奖

中国出版政府奖

中华优秀出版物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