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八桂书香   注册 | 登录

聂震宁:好书要有好书名

2018/8/9 15:16:18   作者:聂震宁 壹新文化   49次浏览

      人民文学出版社一直流传着一些关于书名斟酌的故事。

      已故名编辑龙世辉先生,早在1950年代初,从发现长篇小说《林海雪原》初稿到最后担任这部作品的责任编辑,为作家修改作品提供了大量帮助,这些事迹已经有不少文章介绍过,可他在书名上的贡献还不太为人们所注意。作者原来拟的小说名是《林海雪原荡匪记》,后来在龙世辉的建议下改成了《林海雪原》。试想,如果用的是原书名,这部红色经典给读者的第一印象是不是少了一些诗意和大气?这部作品的内容主线尽管是剿匪,可是其中战争环境、社会风貌、人物形象特别是浪漫爱情故事也是作品成功的重要因素。

      龙世辉还有过一次修改书名。1980年代,湖南作家古华应约将长篇小说《遥远的山镇》初稿交他,他安排一位稍年轻的编辑先看,那位编辑得出的评价并不令人振奋。龙世辉接过来一口气看完,当即确认是一部好作品,决定把作者留在北京修改润色书稿,并就初稿中一些人物情节提出建设性的修改意见,还建议把书名改为《芙蓉镇》。从此,就有了获茅盾文学奖的小说《芙蓉镇》;有了获奖电影的《芙蓉镇》;有了湘西某个小镇成为《芙蓉镇》故事的旅游景点,一直游客络绎不绝,至今不息。

      作家阎真的长篇小说《沧浪之水》,是我和责任编辑杨柳在出版上颇费踌躇的一件事情。那时,人民文学出版社已经因为先后出版王跃文的《国画》和《梅次故事》两部揭露某些党政机关干部贪腐现象的小说受到上级领导批评。

      现在,作家阎真提供给我们的是又一部揭露党政机关领导干部贪腐现象的小说,虽然写得痛快淋漓,又有凛然正气,可全书并没有突出的正面人物形象,要说有,那就是叙述者“我”。这样的小说会不会因为负面的内容问题而又一次遭到批评呢?责任编辑比较担心,要我这个社长拿个主意。我认为作品的基调是批评、反思而非展示,与某些官场小说过于展示负面生活不一样,只是作品还是缺少了一些应有的亮色,可又不可能让作者硬添上去。

      踌躇间,我注意到这部小说的原名《动物卡通》,可以说这个书名把作品的批判倾向执行得很彻底,这样一来,不仅显得作品不够文气和优雅,还不利于作品安全面世。看来可以在书名上动手改造。和编辑杨柳商量后,我让她拟出十几个书名,我从中选择了“沧浪之水”,也征得了作者的同意。

      “沧浪之水”取自古代民歌《沧浪歌》,全诗如下:“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我缨;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我足。”这是春秋战国时期流传在汉北一代的民歌。诗的大意是:沧浪江的水清澈啊,可以洗我的冠缨;沧浪江的水浑浊啊,可以洗我的脚。很明显这是一首劝人积极进取的古代名歌。“水清”是喻治世;而缨指帽代子,古代男子的帽子是地位的象征,所以“濯我缨”当然就是比喻做官了。把这首上古时期无名氏清澈流利、铿锵有力的名诗置于全书之首,可以象征一种正面的追求和呼唤。

      《沧浪之水》面世后,果然比较安全,不仅受到读者的热烈欢迎和文学评论界许多实事求是的褒扬,文学评论界也有好评;在第六届茅盾文学奖初评复评都名列前茅,只是在终评最后时刻落选,令许多评委扼腕叹息。无论如何,《沧浪之水》的出版还是获得了比较广泛的好评。这部书顿时成为人民文学出版社的畅销书,而后成为出版社的常销书。

 

本文选自聂震宁《在朝内166号的日子里》

      聂震宁,江苏南京人,中共党员,全国政协委员。1988年毕业于北京大学中文系。历任漓江出版社编辑部主任、副总编辑、社长、总编辑、副编审,广西新闻出版局副局长,人民文学出版社社长、编审,中国出版集团公司总裁、党组副书记。现任韬奋基金会理事长、中国出版协会副理事长、中国期刊协会副会长、北京印刷学院新闻出版学院院长、北京出版产业与文化研究基地负责人。

 

分享到: 复制 更多

畅销书排行榜

八桂书网 | 新华书网 | 博库网

桂版获奖书籍>>

五个一工程奖

国家图书奖

中国出版政府奖

中华优秀出版物奖

友情链接